◆案内
◆此地主人雖然很撒比西但也很冷豔高貴。此地主人雖然看上去是個濫好人但本質是刀子心豆腐嘴。此地主人無愛好無萌點,熱愛四處爬牆。
最近在幹的事兒請看個人簡介。

◆banner在此,推薦直連。


本站圖文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可視不可思議

二老爺兒

Author:二老爺兒
■通稱:老二/二哥/二鍋
摯愛:萌喵
Game:劍網三

-連絡先-
Mail:yeah11230★163.com(★→@)
■ Weibo

■ twitter
Follow 2guo on Twitter
■ Ask



+自留地+
<音聲作品>→因為渣遊戲已經荒廢好久囧rz


管理者ページ

◆優シイ言葉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夢まとめ2

10月28日 01:58
  12小時前的夢突然清晰的浮現在腦海中。被迫開著裝了自爆裝置的卡車沖入街道的人質們,百貨店門口的爆炸,看上去嚴肅實際上很熱心助人的老人,熱牛奶,逃亡,階梯教室的講座,無人知曉的會議室中的謀殺,目睹這一切的在場人員,垃圾箱和蒸汽輸送管道,損壞的木制機關……每個關鍵字都是世界的碎片。


10月28日 15:42
  在陽光下睡了兩個小時,夢到幾個連續大戰蜘蛛及其變種的夢,中途還換了個主角噗噗噗。過程過於坎坷不予描述,最後還是人類的勝利。戰勝了變種蜘蛛的少年成為了研究這個物種的科學家,並在某國際物種協會上作講話。關掉電視的直播,我懶洋洋地躺回躺椅,眼睛一睜開發現剛才那只是一串夢。


11月2日 12:49
  老爹要炸掉現在的房子,並在床下安裝了定時炸彈。這一天全家決定去游泳,不過大家都很拖延。隨著時間的推移,老爹的焦躁情緒就越明顯。


11月13日 11:09
  夢做的太多結果一個都不記得,在夢裏還很鮮活的記憶回到了現實只剩下“我真的做過這個夢嗎”的疑惑。
  後面的劇情很獵奇。少女A,和她的好友一起去參加某遊輪上的活動。少女A似乎有超出平常人的能力,一開始,大家還很好奇,後來好奇變成了恐慌。游輪上的其他女孩把少女A和她的友人關在倉庫裏殘忍地毆打,在這過程中她們發現,少女A原來是機器人!
  人群散去之後,少女A還剩半個腦袋,而她的友人——她的製造者,也只剩下左臂到頭的部分。製造者一邊用微弱的聲音嘟囔著“馬上就修好你”一邊用僅存的左手作業著,不久後便斷了氣。少女A支撐起那不完整的身軀,來到甲板,用暗箭秒殺了在場的所有人。不,還剩下一個人。
  剩下的一個人和少女A面對著面說著什麼,旁人聽不到聲音也看不到她們的表情。只知道最後,少女A像海上的泡沫一樣消失在空氣中。這時,原本應該死在少女A的無差別攻擊下的女孩子們一個接一個地爬了起來,一邊拔掉身上的道具箭一邊稱讚最後沒被射殺的人“你是天才”“裝死真是個好點子”
  這一定是一個恐怖的夢的故事。


11月29日 07:29
  「你可別從廁所逃走,那裏肯定會被抓的。直接從窗戶那邊跳下去吧。」
  『——你們是什麼人?』
  「糟糕被發現了,看來我也得跳了,雖然這裏是二樓……」
  在那棟建築的某個房間內。「……那啥……我發現其實我有論壇帳號啊……那我們搞成這樣還沒潛入成功是為毛orz」

↑莫名其妙的潛入某個論壇當臥底的夢orzzzzzzzz


12月4日 10:08
  一個關於校園暴力的夢。主角是一個有超能力的修行者。一個偶然的機會,他搭救了一個快被社會折磨致死的少女。得知了她的過去,主角決定通過靈魂轉移的方式附到過去的少女身上,以暴制暴對抗校園暴力,從而改變了少女的過去及現在。


12月12日 10:41
  之前似乎也有過這樣的經歷,靜止了的時間,一行人被困在某個空間裏,有限的食物和水,無法和外界取得聯繫,想方設法獲救。可以肯定的是,之前的那次我成功的生還了,所以這次,我理所當然地成為了leader。然而這次我所面對的不是個位數,而是二十多個人。
  即使我用盡所有辦法,也沒法讓二十幾個人一起撐過3天。食物實在是太有限了。我在那個扭曲的空間裏獨自尋找獲救的線索,卻無意中觸發了被刻意忘掉的記憶。之前的求生畫面蜂擁而至,還沒來得及看清便又消失。從那些片段中我得知,只有把活著的人員數控制在個位數,才能啟動逃生模式。(咦)
  也就是說我必須幹掉二十幾個人中一半以上的人才能夠讓剩下的人脫險。脫險的人員中會有一人被選中,成為下一輪的leader。這麼荒謬的事真的只是夢而不是現實麼,這樣無限的輪回到底有什麼意義。我沒有幹掉任何人,而是消極地等待著全員死亡的結局的到來,恍惚中我似乎看到了奈何橋。(臥槽
  有人從橋的那一頭走過來,對我說“如你所見這是一個遊戲,你的表現讓我們很失望,經高層討論決定,讓你們全員生還並且失去這段記憶。你可以走了。”一回神我還躺在床上,時鐘指向2點15分,3點還有考試我得趕快了!←記憶沒有消失,而我卻回到了我的現實,其他人呢?與我無關。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夢まとめ1

8月30日 08:13
  等我意識到的時候,我正在學校內的巨型沙場內的一個沙丘上,拿鐵鍬挖什麼東西。貌似是一個月一次的沙場露營活動什麼的。我選了一個避風坡挖了足夠三個人躺的坑…(臥槽怎麼像埋死人似的←喂)場地挖好了以後我下了坡,見一個看上去有點面熟的人跑過來,應該也是來勘探場地?
  其實我也叫不出他的名字於是微笑致意。他巡視了一圈說在這裏露營不是還應該帶開水瓶嘛。我想也是一個人至少得帶兩個開水瓶啊就回宿舍樓拿開水瓶。雖說是我住的宿舍,但是完全是我沒見過的格局。也不能說沒見過,大概曾經在夢裏見過這樣的格局,總之整個人都在一種微妙的既視感中。
  下樓的時候整個樓梯都沒點燈,我去按開關也沒見亮。不開關在樓梯拐角的廁所的洗漱池那裏,洗漱池前有面鏡子,從裏面只能看到自己模糊的影子。既然燈不亮,我也沒多想,直接下樓去,因為我知道,一樓肯定是有燈的。現在想想如果當時把打火機掏出來點著,說不定看到的是來自另一個世界的景象。
  當時時間已經不早,開水房要關門了。我隨便抓了個路過的男生叫他給我幾張開水票(臥槽夢裏老子是男的啊難怪住的宿舍格局都沒見過),結果他給了我一把……好兄弟…!等我沖到宿舍門口發現外面下雨了,下雨了就意味著露營的取消耶……到這裏就醒了。


9月6日 14:29
  六個不良學生,破壞宿舍防盜系統,放火燒了學校食堂,翻墻出學校,引起交通混亂,在公墓搗亂等等,卻被捲入連環殺人案。兇手是一個8歲男生,尚未犯行,兇器是餐刀。那晚,就在案件即將發生之時,我醒了←臥槽

下川被殺的那個夢也許是這個夢的後續,也可能是世界觀獨立的夢。


9月9日 14:22
  剛才夢到我跟呆草呆鹿在sk聊天,說著說著呆草就唱起了soundless voice第二段副歌!!!臥了個槽的還沒感動完就醒了,我恨鬧鐘嚶嚶嚶嚶


9月10日 13:44
  做夢夢到三人去面基,我坐的飛機失事,結果把我拋在一個冰天雪地荒無人煙的山谷中,同時面臨著不明鳥類的襲擊……臥了個槽的我居然沒有崩潰著醒來而是想著怎麼從懸崖那邊爬上去,我的潛意識到底有多堅強捶地
  後來還夢到我和同居人轉學到某大學當臥底(臥槽真的臥底了…),我的同桌居然是我小學同學,班上也有幾個其他的小學同學。臥底生活插曲無數,末了我感歎了一句,從小學被欺負到大學,她的人生要不要這麼悲劇……←臥槽


9月14日 09:23
  我的潛意識到底有多恨我表妹啊居然想用菜刀砍死她什麼的……= =但是結局是得到了表妹的原諒……這個時候的HE讓人無所適從

↑其實我並不討厭表妹,大概只是夢裡想行兇,不巧碰見了表妹而已←哪尼!?


9月18日 09:28
  夢到了死黨x2,天爺呆草和………………張揚…………
  捶地!!!為什麼!!!!夢到張揚還是在裹性看到他和呆草合唱spice什麼的orz 結尾那個電音特效違和死了捶地

[20100913]とある昼寝の夢の話

直接複製郵件的內容,誤字有,懶得校稿了就這樣吧←懶死你啊!



這是之前一個夢的延續。
在廢棄的涵洞內,我尋找著出口。
在朋友們的幫助下,我邁上了通往光明的現實世界的樓梯。外面,有許多同學在等待著我的歸來。


隨後,我們來到了一座孤島上的旅館。人數不多,只有10幾個人。校方組織我們來是個什麼目的我已經忘了。
令人惊讶的是,校方是怎么请到下川みくに的。只可惜這群人中壓根沒多少人知道下川是何人,所以這場歡迎會也舉辦的不冷不熱。
由於我們三人還有事要辦,只能提前退場。離開會場前,我回頭看了一眼在舞臺上賣力歌唱的下川,在內心默默地鼓舞她不要被這群不禮貌的聽眾給打擊而喪失信心什麼的。

等我們辦完事已經是晚飯時間。眾人皆到齊,除了下川身邊的翻譯姑娘,於是我們去找她。進入她的房間,聽見臥室有水聲。在門外叫了許多聲都沒得到回應,我們決定破門而入。
然而門並沒有鎖。扭開門把手,雪白的瓷磚上的幾滴血映入眼簾。接著視線上移,我們看到的是滿是鮮血的浴缸和……她的屍體。

孤島殺人夜的故事已經拉開序幕。


第二天我們幾個去昨天的歡迎會會場尋找線索,看見下川正在舞臺上唱著歌。那是首我有印象的曲子,副歌的地方還記得歌詞。不知不覺我們都坐下聽她唱了。而下川唱著唱著忽然就忘了詞,接都接不下去了……即使如此,我們還是給她送上了熱烈的掌聲。
下川下了舞臺,對我們說,這是這幾天她頭一次收到掌聲。(我內心吐槽:臥槽那群傻逼一點禮節都不懂的麼)我用日語安慰她,她唱的很棒只是沒遇上對的聽眾而已。(夢裏和鬼子交流無障礙什麼的,好欠吐槽啊!)另外下川好像能說幾句中文,總之我們幾個就一會兒中文一會兒日文扯了好久。

之後,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研究昨天的命案。心裏覺得奇怪,為什麼白天和下川的對話時,她完全沒有“翻譯小姐被殺害了”的悲傷情緒,難道沒有人告訴過她這件事麼?就算語言不通,為什麼她對於翻譯小姐沒有出現的情況毫不在意?
諸多疑團背後到底隱藏著怎樣的真實?

忽然之間一個念頭閃入腦中,如果兇手的目標是下川的話……!!!為了證明我的設想是錯誤的,我奔向了下川的房間。門房間的門沒鎖,浴室有水聲。難道!!!
一邊叫著下川的名字一邊推開浴室的門,我看到的並不是鮮血和屍體。我說著你沒事就好,這時下川驚訝的表情變得驚恐起來。忽然我眼前一,接著整個世界都失去了光明。
(我也沒鬧明白是停電還是我被兇手給幹掉了,噗)

房間裏一片光明,下川被兇手按在地板上。無法看清兇手的相貌,只見他高高舉起手中的餐刀,刀片上折射出耀眼的光芒……




夢就到此為止,至於下川得救沒我大概不會再夢到了……噗
為什麼夢到下川其實我也很奇怪,因為她並不是我喜歡的歌手的type,她的歌我也僅僅聽過幾個動畫的曲子而已。硬要說原因的話,很有可能是馬桶台某次邀請下川去天天向上這個節目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吧。那幾個不專業的主持人壓根不知道下川的原名是下川みくに,下川美娜只是中文譯名,就隨隨便便地叫了她ミナちゃん,想必下川當時心裏也是很尷尬的吧。

到最後成了下回待續什麼的,好吊人胃口啊捶地!
長文裹●▂●

[20100730]夢話

以下是這天午睡做的夢的內容。
爲了做完這個夢我翹掉了下午的講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完全沒罪惡感的傢伙


Part 1

  我和友人A(是個正太)、友人B(是個壯漢)去一家休閑城玩,迎賓小姐和前台總管很有禮貌地接待了我們。前台總管引導我們去包房。路上經過一個包房,他們兩個不知被什麽吸引過去了居然跑別人的包房裏去了,我無奈中也跟著進去了。進了包房看到了什麽我已經記不清了,大概是個老鸨級的人物。

  老鸨大概是在躺著做美容,我們三個陸續進來讓她很不爽。我進了包房發現有個後門,打開一看,大概是看到了關于這個娛樂城的秘密的東西,這讓老鸨很焦躁,于是她要叫人來幹掉我們!那怎麽可以讓她如意,我們可是來臥底偵查的!(咦目的中途出現了!你到底有多喜歡臥底題材啊喂!)

  于是我們三個拔腿就跑,沿著娛樂城那迷宮一樣的走廊終于快跑到大堂了,都看到前方的亮光了!這時另外兩個友人臉色驟變,我往前面一看——我擦迎面走來的不是剛才那個前台總管麽!他該不會是來堵截我們的吧!這下完蛋,我這麽想著,但是還是沒停下腳步繼續向前衝,就這麽衝到了他面前…

  前台總管只是堆起公式化的笑容說這麽快就走麽?我心裏一陣竊喜這群人聯絡太不及時了于是我邊跑邊說我們餓了出來找吃的!然後就和他擦肩而過。


Part 2

  這時場景變換,我們三個坐在娛樂城內餐館的包間裏。那個包間有點像鬼子店的裝潢,還有個帶池子的庭院。友人A看了一下池子說:裏面養的是食人鲳,從這裏是逃不出去的。雖然庭院就連接著外界,但是不穿過這個池子就沒法離開,所以我們還是決定先點些吃的填一下肚子。

  他們叫來了服務員,問這裏最便宜最好做的主食是什麽,服務員說是馄饨,他們兩個要了兩碗還說“其實我沒帶錢呢”這種話,我一看服務員臉色馬上變了,心想:麻痹的你們倆KY還想被追殺啊!就問服務員多少錢一碗,她面色緩和一點,說兩塊。我說那好給我也拿一碗,就開始翻錢包,終于在各種100、50中摸出了一張10塊給了她。服務員走了以後我們狼吞虎咽一番總算解決了問題,然後我就收起她找我的4塊錢准備繼續逃跑(像你們這麽悠閑地逃跑早就被抓住一百次了捶地)。正要走出包房突然聽到外面一陣喧嘩……

  說是什麽大水要來了趕快逃命什麽的!這下不妙于是我們趕快衝出去往大門方向跑。順便一說要出去是要上樓的,像地鐵站那樣的弧形樓梯。正走上前面幾級台階我就感到一陣強壓襲來,邁的步子也變得困難了,這時水已經開始往裏湧了!我回頭一看大堂已經被水淹得差不多了已經沒法回頭了,忽然一個巨浪過來…


Part 3

  這時候我的視線一片模糊,等回過神來我已經在娛樂城之外,友人B已經逃出來。娛樂城的大門是玻璃制的,居然讓城內充滿了水而不波及外部。而友人A卻成為了入口處天花板上的“浮屍”。我焦急地想動作快點把玻璃打碎就能救到他的吧,于是拾起路邊一個棒球棒把玻璃門砸了一個大洞。

  但是奇妙的是並沒有水如瀉洪般湧出來,而是像果凍被挖了一塊一樣,哪裏有被我打了哪裏就缺一塊,完全無法用常理來解釋!這下完蛋了怎麽辦!這時我突然發現娛樂城門口裝飾的一個小型恐龍標本動了起來,居然就這麽慢慢地走出了那團水!我心寒:我擦還要打BOSS麽我可什麽都沒准備啊!等恐龍走出來對我咆哮時,友人B一個全壘打幹掉了它…(到這裡完全成了熱血搞笑片了啊捶地)

  一邊目送著變成星星的恐龍我一邊心想:有個壯漢隊友就是不一樣啊教練!(喂!)當然現在還是要解決友人A的問題!我一扭頭忽然看見友人A居然從天花板上慢慢地“遊”了出來(如果在那坨果凍一樣的水團裏移動能稱作遊的話XSK)

  這種失而複得的心情是什麽!我衝上去抱住他說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嗚嗚!他說他也差點以為他完蛋了,後來快浮到頂的時候他用天花板的燈泡當氧氣瓶堅持到那個恐龍離開那坨水團,終于成功脫險!于是皆大歡喜皆大歡喜~接下來我們三個為了慶祝死裏逃生找了個地方吃晚飯(大概)後面的就是其他亂七八糟沒有組織的夢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是夠長的……其中的細節我還省略了很多(胖次:我擦好多細節!

而且還是HE什麽的捶地,難得記得這麼清楚,一應寫個bo作紀念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這有什麽好笑的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